NEWS新聞專區

MAD World Championship │ 首爾觀測站
2018-10-05

 

清晨四點,MAD訓練室充滿著各種深淺不一的熊貓眼,頓時覺得來到了動物園,選手們半躺或癱坐在椅子上,等待集合時間。

 

 

巴士上K興奮地聽著他一貫的饒舌歌,一邊搖頭晃腦著,其他選手則是像是斷片一般頭一歪就睡著了。到了桃園機場,一群喪屍下了車,渾渾噩噩地過了安檢,上了飛機,開始我們的赴韓之旅。

 

 

首爾的天氣有些冷,別於台灣九月的燥熱,這裡沁涼的風反倒讓人頓時清醒了不少,拉著沉重的行李從首爾車站一路走到落腳的飯店,將行李與人們安頓好後,經理就帶著大家先去吃晚餐。美食無國界,美食是認識文化最好的管道,來到韓國就是要吃韓式烤肉!看著肥厚的牛肉在烤盤上滋滋作響,配上酸辣的韓式泡菜與辣蘿蔔,以生菜包覆之,然後豪邁地大口塞進嘴裡,許是人生一大享受。

 

 

 

回到訓練室,打開18ping的韓服,選手們開始自己的爬分之旅。

 

來到韓國,不知道是氣候比較乾燥還是甚麼的,大家變的有些浮躁,尤其是喝不到純O茶的凱盛,最常見他攤在椅子上哀號著要喝純O茶,某天深夜,群組裡傳來凱盛有氣無力的聲音:「我可不可以回台灣買一箱飲料再回來?」讓眾人瞬間無語問蒼天。

 

 

韓國的食物大部分都很辣,端來總是紅通通的一大碗,原本熱愛吃辣的蒲生與暖男倒是融入的挺快的,但其他人就沒這麼順利了,每個人吃飯時都會變成絲絲蛇發出絲絲的聲音,但古人有云:「滴水穿石。」經過約五天的日子,眾人便對辣這件事感到麻痺了,雖然訓練室的廁所使用率還是挺頻繁的。

 

 

來到ping值比較少的韓服,選手們開始陸陸續續爬上了大師,除了團練以外的時間都在solo Q中穿梭,升降梯忽上忽下好不緊張,世界大賽前韓服特別熱鬧,一個運氣不好可能連輸一整天,當天走進訓練室就會看到好幾個喪屍,手拿著汽水空瓶、目光空洞,等到排到遊戲的鼓聲響起,才又恢復意識,想起方才的雷隊友,憤恨地抱怨了幾句,看著空月原本鼓著的腮幫子又更大了。

 

 

離開首爾前往釜山的前一天,天空灰濛濛的,到了中午就開始下起了雨,空氣中多了一份濕潤感,據說原本在台灣的颱風轉向了,從立下「颱瘋警報」這個名字開始,好像我們就和颱風非常有緣呢!希望在世界的舞台上,我們能夠像颱風一樣肆意掃虐,展現我們的奔放,我們的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