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新聞專區

2019LMS春季季後賽實錄 │《承諾》
2019-04-23

還記得春季賽第一場比賽,後勤團隊和選手一同搭車前往內湖比賽,等車的同時,微風問我「你想去越南嗎?」「想阿,我沒去過」我回答道,微風充滿自信笑笑地說「好,沒問題,我帶你去!」,還不忘提醒我,記得先想去哪邊玩,要帶多少錢。

這是微風和我的第一個承諾。

或許微風就是如此過度自信,才會讓大家對他有種裝B的印象,但我倒覺得,正是因為如此,才顯得他與眾不同,也讓他更有膽識更有夢想,往更強大的方向無畏的邁進。 

 

 

冠軍戰前夕,大夥一群人在高雄場館後方的草皮休息,看著眼前海面波光粼粼,不遠處的旗津亮著微爍的光線,與一旁的高樓亮光互相呼應,當天的月亮又大又圓,或許是因為下午那場急促的暴雨剛停,夜晚的天空異常的晴朗。

 

 

一旁的微風突然對著我說,「我很想拿冠軍,真的很想,所以我要非常非常努力,表現得很好。」一旁的K則是用一抹神秘的微笑帶過,微風靠在欄杆上,低著頭。總是把冠軍掛在嘴邊,彩排時,看他看著獎盃發呆,他的鼻息間散發出一股堅持的執念,就像一隻龍,氣息起伏間火光隱隱從口鼻外溢的樣子。

 

 

當天晚上,K和微風向土龍表示隔天要提早三個小時到場館自主練習。或許平時的K給人一種「不知是吸了多少?」的感覺,但只要一聊到比賽相關話題,眼神和表情即瞬間切換,眼睛夠小的他,認真起來,那雙眼顯得更小,但卻也變得更銳利。

 

 

 

一早起床,看到手機群組中的訊息,一行「已經在場館,純0茶謝謝」,我心想,「這兩位隊上老大哥,違反平時的作息,真的早起到訓練室打solo Q,我真信你們那股想贏的心。」

後勤和其餘隊員抵達休息室,進門前,就聽到裏頭傳出陣陣的鍵盤和滑鼠的敲打聲,其餘隊員也開始打開遊戲雙排或Solo Q。

 

 

K打完幾場後,便倒頭就睡,每次睡覺都像一顆繭一樣,或許他就想像一顆繭,準備隨時破繭而出吧,但這一幕早已被一旁的小亮默默地用手機拍了下來。

上場前我問小亮,「你會緊張嗎?」「不會啊!」小亮若無其事地回答,但他那隻拿著巧克力的手還是默默地顫抖著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 

比完賽後,選手各個哽咽難言,空月那止不住的淚水漫延在休息室,使得氣氛凝結,小亮抱著外套趴在桌上久久不起。今年抱持高期望的大家,對於這樣的結果感到萬分不甘心。「沒關係,空月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,責任不在你身上,這是團隊的問題。」土龍安撫的聲音和相機的快門聲將凝結的空氣劃破,但淚如泉滴,實在難以抑制。

 

 

K和微風保持住情緒,暖男抱著頭瞇著眼,「我們夏季賽繼續加油,我們不會就此放棄」土龍繼續講道。離開場館時,裏頭依舊傳來陣陣的歡呼聲,和主持人訪問的聲音,狼藉的休息室,除了瓶瓶罐罐及拭過淚水的衛生紙,剩下的是股悲愴又參雜著失之交臂的空氣。走回基地的路上抬頭望向天空,當晚的月亮也很大很圓,與昨天不同的是蒙上了一層濃霧,似乎在為這個功敗垂成的夜晚哭泣。

 

 

 

比賽結果儘管不盡理想,儘管外界聲浪撻伐,仍有一群支持你們的粉絲和家人在你們身旁,為你們加油。身為小編,跟在你們身旁,看著你們這一季一路爬上來,來到聯盟龍頭,看著你們贏得比賽時鼓舞歡欣的背影,看著你們輸掉比賽時,各個低頭沉思的落寞剪影。相機記憶卡隨著快門聲聲按下,容量告急,電池電量也在哀號,能跟在身邊紀錄你們成長,真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。

 

 

夏季賽繼續努力,前車之鑑,我仍信著那承諾,那是你們每個人對自己的承諾。

夢很遠,很高,成功更不是一蹴可幾的,

所以夢想有多高,努力就該有多高;

一個人的夢想或許沒什麼,但一群人的夢想是可以改變一切的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看著那個蒙上濃霧的月亮,一旁吹起一陣海風,

我們仍堅信著風起不遲,

我們的狂想曲,還會繼續奏下去。